复杂有复杂的推演,简单有简单的口号


本质上老湿还是个政经研究员,顺带着利用自己的专业通过市场挣点钱

如果只是写写书到大学讲讲课,那些东西,书本里都有,比我讲得好的教授多得很,不缺我一个

16年年中时候,我也是现在这样天天念叨50,当时被我说动参与的人,几乎没有人拿到现在。17年更加不用说,18年也是,19年更是。

如果不能站在同一个高度去看待问题,围观者要么蹭蹭要么看笑话,并没有意识到自己遇上或错过了什么。很多人都有历史局限性的问题,没有办法看到那么远,或者说因为不理解就把这看做了信仰一样的东西。

这可以理解。古时候的“科学”就是现在的“宗教”,都是用来试图解释当时文明无法解释的现象。

简单直白的说,长期投资50就是长期投资国运。核心资产每年10%-15%企业利润的稳定增长,不断抬升估值中枢,十年二十年的复利结果就是刚好这一代人的幸运。

为什么从16年年中开始?因为之前市场还没有经历核心资产高度集中阶段,没有经历到市场大扩容,随着市场越成熟,这一切变化就更真实。当时我讲最多就是美国经历1929大萧条之后,股市经过一番洗礼从而道指开始了权重复利之路。

历史就是这样,不会简单重复,但也有迹可循。

换句话说,继续看好中国未来30年,“躺着的做法”就是长期投资50。我用了几年时间去完成这个“布局”。随着企业利润稳定增长,等不断抬高的估值中枢逐渐覆盖掉我的成本。

最近给大家一直聊黄金,也是差不多的意思。

我不会给你们讲那些书本上都有的东西。从政经角度的理解一定不是“简单抄写”。

“继续看好中国未来30年”就躺50,“开始看空美元长期看衰美国经济”就躺黄金。

走在“孤立主义”路上的美国,一定会亲手推翻掉“美元霸权” —— 以美元主导的现代货币体系面临结构上的调整。

试想一个试图恢复本国制造业的美国,一个试图扭转贸易逆差的美国,强势美元是不是给自己闹心?况且,还有那么高的债务。所以,让美元逐步“退群”,是符合“美国至上”利益的合理选择。

货币升贬本身并不能让一个国家经济好与坏,它只是一面镜子,反馈出一个即时状态。

如果美元“退群”,被长期压制价值的黄金又会重回历史舞台,而不会是其它货币。

和一百多年前不一样。现代社会的“黄金”,已经蜕变为电子货币。所以,不存在保存成本与交割流通上的种种问题。很多书里还在讲的话题,已经过时。

同时,黄金又是唯一可以作为外汇储备的“商品”,被这个星球上所有国家都认可。

所以,简单说,为了重振本土经济,美元需要一个弱势阶段,可能三五年也可能上十年。如果失败,强势美元就再也回不来了。

如果经济转型成功,还要看多边主义是不是会重新掌控话语权,否则靠“孤立主义”成功的美国并不需要强势美元。

最大意外就是“拨乱反正”,把已经走在“孤立主义”的美国硬生生再扳回来,再折腾一遍。

当然,这些都是可以通过持续观察来修正的,并不着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简单来说,一个是赌中国赢,另一个是赌美国输。

复杂有复杂的推演,简单有简单的口号

“永远涨”是信仰

声明:束斋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复杂有复杂的推演,简单有简单的口号


如我所说颠扑不破,实乃侥幸得一个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