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股的“市场风格”


16-17年,重价值,19到20年,重成长,除了不同的宏观背景和行业景气度因素,这里边有没有政策性因素呢?肯定是有的。

16年,一轮疯狂的再融资推升的股市泡沫完全破裂,灾后重建靠当时已经苟延残喘的内资机构,已经很难复活了。这时候,还能继续强调市场的“融资属性”?那就真的洗洗睡了。

所以,上一任村长,走马上任第一件事,就是关掉了再融资的小门,打开了欢迎歪果仁的大门,强调中国A股的“价值”属性,为了达到这个战略目的,妖精害人精都得让路。

国家队当时从小票往大票调仓,如果将来写史书,一定得把这个定策背后的高人刻在上边,说对A股有再造之功,并不过分。歪果仁也不是全都知道茅台真香,你得让人家赚到钱,才能增加对你们这破地方的关注,对不对?

翻篇,我们看看19年到20年,股市最大的任务是啥呢?当然是给18年搞的内外交困这一大摊子,贡献点力量,多搞点直接融资呗。

这一时间,A股的战略定位发生了巨大变化,从价值型投资市场,变成了成长型融资市场。

和上一次融资角色占优类似,已经在歪果仁扶上马跑了一程缓过口气来的内资机构,再次承担了核心任务—把估值做上去。

当然,对外开放度的提升,加上机构自身的发展进化,每一次承担这个任务,肯定都比上一次更靠谱一点,起码这一轮下来,目前还没弄出乐视网这种傻缺货色来。

所以,我一贯主张,广大机构二级狗们,咱自己得想清楚一个问题—

无论价值还是成长,我们所赚到的钱(其实是净值),到底有多少是依靠个人的投资能力,有多少是依靠机构的群体进化,又有多少,只是碰巧赶上你的风格,特别符合领导的诉求?

声明:束斋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A股的“市场风格”


如我所说颠扑不破,实乃侥幸得一个真